首页 教育 南广上市更名,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变化 查看内容

南广上市更名,高等教育市场正在变化

2019-11-20 22:01:40| |查看: 1300

[摘要] 自2016年至2018年,华夏视听的高等教育业务收入基本维持每年8%左右的增幅。从2017年开始,南广学院停止支付相关许可及服务费用,并在2019年7月,南广学院以向中国传媒大学支付1.6亿元终止相关

与2018年相比,2019年的香港股市显然对教育企业上市的热情有些迟钝。虽然新东方在线、中国东方教育、嘉虹教育、思维音乐教育和中国交流集团先后登陆资本市场,不难发现2018年有几家上市公司都在争相上市。然而,在2019年,只有少数教育企业在等待新提交表格的听证,只有三家将前往中国国际、东软教育和华夏视听。

华夏视听传媒集团可以追溯到1998年影视实音的制作和播出。后来,优秀的电视剧如《神鹰传奇》、《天巴龙补》、《京华烟云》等。国内知名导演张继忠也出现在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名单中,这反映了华夏视听传媒集团在影视制作方面的水平。

正是由于影视制作主业的蓬勃发展,华夏视听集团于2004年从影视制作拓展到传媒艺术高等教育业务,并与当时的北京广播学院共同成立了南光传媒大学学院。公司创始人濮林纾也通过南京美亚成为南光交通大学学院的唯一投资者。

近年来,影视制作行业面临的频繁监管和政策,在经历短暂波动后,影响了行业收入的长期增长。弗约斯特·沙利文(Eph Jost Sullivan)预测,2014年至2018年,媒体行业总收入将以复合年增长率增长15.0%,从1.24万亿增至2.16万亿。受政策影响,未来传媒行业总收入的增长率将逐渐放缓,年增长率将从13%左右逐渐下降到10%,行业总收入将从2.45万亿美元逐年增加到3.8万亿美元。

传媒行业的波动性在华夏视听的经营收入中最为明显。2016年至2018年间,华夏影视制作收入经历了频繁波动,2016年为134.9万元,2017年为3.01亿元,2018年为9139万元。

与影视制作行业的剧烈波动不同,教育行业的稳定在更大程度上可以反映在中国的视听行业中。2016年至2018年,华夏视听高等教育收入基本保持8%左右的年增长率。除2017年、2016年和2018年外,每年从2.4亿元到2.8亿元是中国音像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可以说,没有传媒学院南光学院,华夏音像的财务状况将因影视制作行业的特点而大幅波动,对其上市和上市后业务的稳定性构成了巨大挑战。

中国视听高等教育收入的增长离不开学生总数的逐步增加。自2015/2016学年以来,南光交通大学学院的再培训人数一直在逐年从12,000人增加到13,000人。虽然平均年增长率只有3%左右,但学校利用率基本上是97%左右。

然而,交通大学南光学院收入的持续增长与四年制本科入学人数的持续增长密切相关。2018/2019学年,本科生人数达到12,000人,相应的学费收入范围在14,000至18,000人之间。学生人数和学费收入的双向增长为华夏视听提供了稳定的收入增长预期。

从行业角度来看,学生人数和学费收入增长的根本原因可以分为两个部分:近年来热门的艺术考试。在2018/2019学年,超过58,000名学生申请南光学院,但最终录取率仅为4.6%。2014年至2018年,中国私立媒体和艺术高等教育的学生人数保持了约4%的复合年增长率,而约斯特·沙利文(Jost Sullivan)预计2019年至2023年复合年增长率约为1.6%。这意味着未来五年,中国民营媒体与艺术高等教育之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南光学院作为第二大民办传媒艺术高等教育,可能会从中获得更大的优势。

华夏音像在本次上市中筹资的目的可以看出,除了投资高质量的电视剧、电影和综艺节目之外,它主要是用来提高和扩大学校的容量以及教学设施和设备,以招收更多的学生,为业绩增长创造空间。另一方面,华夏音像将重点收购华东和华北地区设立的传媒艺术高等教育机构或培训机构,以增强其在南光大学主要招生领域的影响力和竞争力。

南光交通大学学院自2004年成立以来,一直作为一所独立学院运作,是中国独特的私立高等教育形式。交通大学南光学院每年向中国交通大学支付2000万元人民币,用于获得中国交通大学的名称授权和相关教育资源支持。

从2017年开始,南光学院将停止支付相关许可证和服务费,2019年7月,南光学院将停止相关合作教育,向中国交通大学支付1.6亿元。南光交通大学学院将从独立学院转到普通民办高等教育机构。转学后,南京交通大学南光学院计划于2021年更名为南京国泰交通大学。

如果转学顺利,根据四年制本科课程,2017年后入学的学生可能会面临学校名称与申请人名称不一致的情况。如果没有中国传媒大学的名字,南光大学未来的招生可能会有一些风险。

南光学院在上市时将转为独立学院的原因可能是为了避免将来办学的风险。2018年《人民促进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公立学校不得举办或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并接管了新《人民促进法》以来实施民办学校分类管理的理念。南光大学的转学也反映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选择。

但是,如前所述,民办学校的转学是学校经营者在制度上的选择,学生作为教育服务的接受者,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知情权。以南光大学为例,对于2017年后入学的学生来说,当时入学考试的因素之一可能是对学校名称的偏好。然而,毕业时获得的一些相关学历证书缺失或会直接影响学生的就业。

从政策制定的角度来看,分类管理有助于澄清我国民办学校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但同时也有必要指出,在政策变革过程中,应该对学生的影响以及政策具体实施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更加人性化的考虑和促进。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 江西快三

相关阅读

© Copyright 2018-2019 owerting.com 郑坊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